最葬剑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跟我学网络

第一章 一切的开端

  “好黑呀,这是什么地方。”孙剑看着眼前一片黑暗,小声的嘀咕。还没等到他适应这里的环境,远方一个地方就突然亮了起来,“那是什么”孙剑扶着墙(算是墙吧)慢慢走了过去。“啊。”突然的明亮刺的孙剑张不开眼,什么也看不清,当他从骤亮中适应过来,他看见一个人,那个人抱着一把剑,还鼻涕哈拉子流了一地,不过孙剑看得出来那个人很悲伤,不由得从心底也冒出几分伤心的感觉,紧接着,眼前的画面一晃,变成了无尽的悬崖.....

  “啊....”孙剑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又是这个奇怪的梦。”他裹了裹搭在自己身上的一件破毛毯,伸头往窗外看了看,雨水肆无忌惮的打在他的脸上,不觉的又裹了裹身上的毛毯,“该死的破雨,什么时候才能停。”

  “救命......”孙剑皱了皱眉,他听见了声音,不过,他住在这荒郊野外也会有人来么,“救命....”真的有人,而且声音越来越近了,孙剑一把扔开毛毯,小心的躲在窗口向外张望,借着月光孙剑看清楚了,几个黑衣大汉抓着一个小女孩,似乎因为女孩的不老实,她的嘴被堵上了,那女孩好像很面熟,那不是王家的大小姐么,似乎叫什么王小荔,孙剑有好几次为了能多看她几眼,专门跑到她家那个路口去。怎么会是她呢,怎么办,王小荔平时看见孙剑在乞讨,她都会给孙剑给很多钱,孙剑可不是那种不知恩图报的人,这些年的乞讨生活让他养成了一副很好的耐心,孙剑脑子里迅速地打着转,打电话报警,屁话,一个乞讨为生的人哪来的电话打。

  “大哥,看,那边有个破茅屋,我们过去休息下吧。”还没等孙剑想出什么对策,那伙黑衣大汉已经慢慢朝他的茅屋走了过来。这时,一个大汉慌慌张张从远处跑来,“大哥,那几个该死的蝙蝠追过来了。”一个黑衣大汉脸一沉:“该死的蝙蝠,阴魂不散,你们先带她去那里,我拖住这几个臭蝙蝠。”剩下几人点点头,带着女孩就跑远了。“不能见死不救呀,虽然打不过他们,但是先去看看他们住哪,也好报警。”没想出对策的孙剑朝着那几个大汉跑的地方小心的追去。

  “嗷。”一声狼嚎从孙剑家那破茅草屋附近传来,孙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摸摸额头,已经流了许多的汗,这些都是什么人呀,一个比一个的步伐敏捷,虽说他身体不怎么强壮,但平时也没忘记锻炼,尤其是跑步。而且他们的脚印也不是一般的大,简直让他以为是哪些野兽留下的呢。孙剑望着地上的脚印,咽了咽口水继续跟了上去。

  孙剑就这样一直跟着他们的脚印来到了一个山洞前,一阵阴风袭来,孙剑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了一片,这里不会是传说中的鬼屋吧,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硬着头皮跟了进去,死就死吧,反正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亲人了,他这样想着。

  渐渐地四周开始亮了起来,而且远处还传来了说话的声音,孙剑小心的朝着亮出走过去,躲在一个石头后面悄悄地往里张望。“大王,这就是王家的大小姐。”一个黑衣大汉将已经昏迷的王小姐扔在地上对着一个石凳惶恐的说着,生怕一不小心就会丢了性命似的。“你做得很好,她就是我想要的人。”奇怪的是,石凳上明明没有人,却传来了这样一句话。不经让人以为这是幻觉。突然,一个人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出现在了石凳上,孙剑揉了揉眼睛,想看清这个人的脸,却怎么也只能看见一个轮廓。这人轻轻朝孙剑的放向看了一眼,冷哼一声,“你们居然还带了了尾巴,真是该死。”

  完了,死定了,这是孙剑的第一个想法,在他眼里这些人都似乎不是普通的人,因为他看着这些人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感到害怕,就像老鼠看见猫一样。那几个黑衣人在听了这话后都一副惶恐的摸样,赶紧向孙剑的方向走去。正当孙剑害怕的不行的时候,异象突生。“原来有高手坐镇,怪不得敢来我们王家作乱。”话音刚落一个老头就凭空出现在了空中,是飘在空中的那种,就像传说中的那些神仙一样,孙剑一时不由得傻了,赶紧掐了自己一下,自己是在做梦么。

  石凳上的人只是冷哼一声,而那几个黑衣人在看见这个老头时,似乎都大吃一惊,“是王家的长老。”众人都畏惧与老人不敢上前,而石凳上的的黑袍人又冷哼一声,众人这才连畏带俱的冲上前来,老者却没什么动作只是一脸凝重的看着那个黑袍人,心中也不住的的惊讶,刚才那蒙面人的一声冷哼差点就攻破自己的心防,这如何不能让他惊讶,为何以前都没见过这个人,他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就在老者一愣神的功夫,几名黑衣人已经冲到跟前,竟然一跃而起跳到和老者同样的高度,而且他们的样子甚为古怪,指甲不知何时变得又粗又长,就连牙齿也变得异常尖锐,双眼冒出嗜人的红光,老者看着这几个跳向自己的家伙,哼,什么时候这些小狼崽也敢冒犯自己了。真是该死,随机身形模糊了一下,只见那几个黑袍人就在快到老者身前的时候,突然化为了一片碎末,顿时犹如下了一场血雨一般。此时的孙剑已经吓得张大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就连身体也完全麻木了,我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孙剑一边一边安慰自己。这也难怪他如此,就算任何一个普通人见此场景,不吓死过去才怪,他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就在黑衣人尽数死去之后,黑袍人却一点也不为之动容,反而安之若泰的将王小荔平放在了一块石板之上,又拿出了一把黑色的匕首,刺了下去,老者不由得动怒了,“你敢!”一声怒吼就冲了过去,小姐是家主唯一的后代,而且还是如今最有潜力的一名血族,她身上留着最为纯正的圣血,今后的修为绝对不下于家主,这可关系到血族今后的生存大计,怎么能不让他动容,所以一出手就拿出了十成的修为。

  孙剑睁大眼想看看会发生什么事,却只见黑袍人一挥手,半空中一道血光闪现,老者就在不远的地方踉跄的出现了浑身上下全是血迹,一只胳膊也不知哪里去了,老者全身都在颤抖着,这怎么可能,我全力一击就这样被打散了,自己还受到如此重的伤,亏自己前面还以为就算不敌也能拖上一点时间,等家主大人前来的。此人的修为绝对是和家主大人是一个等级的,虽知不敌,老者还是一步一步向黑袍人走过去,“阁下修为如此之高为何非要和一个小女孩过不去呢。”老者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有言语来拖延点时间,希望家主大人快些赶来。

  黑袍人并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刚才他没完成的事,老者虽想再做些什么,但无奈受伤太重,只能眼睁睁看着小姐被害。突然一道白光一道红光就出现在了黑袍人身边,蒙面人也有些惊讶,随即怒吼一声,全身冒出一层黑色光圈,三道光交集在一起,只听见一声巨响,黑色光圈破去,黑袍人也向后退了几步,像是受了伤。随即一道身影出现在不远的地方,在老者身边也出现了另一个身影,紧盯着黑袍人,“你的伤势不要紧吧。”老者苦笑一下:“还死不了,家主,这黑袍人很厉害,你要小心。”“哼,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王皓今天很愤怒,在听到有人汇报小姐被人抓走,就连往常的修炼也没继续,直接破关而来,想看看谁敢触及自己的逆鳞。从刚才的一击看来,对手也绝不是泛泛之辈,甚至在自己之上,而另一位出手相助之人也绝对不在自己之下。世间什么时候又出了这么两个这么厉害的人,自己却丝毫不知。想着便又向这两个人望去。这细看之下却发现两人有那么一丝相似之处。当下对这黑袍人说道:“阁下也是修为高强,为何要与小女过意不去,若小女有何得罪阁下的地方还望阁下不要和小女一般见识。”

  黑袍人哈哈一笑:“不错,不错,竟然能破了我的冥王盾,虽然没用上全力,不过这样的战绩也能让你感到自豪了。”黑袍人说话虽然狂妄,但是他的眼神却十分的留意着另外的一个蒙面人,这个王家的家主他没放在心上,但是这个蒙面人却给他带来了十分危险的感觉,这是多久没有过的感觉了呀,似乎这个蒙面人还有一点熟悉,说来也很诡异,自己的记忆完全消失了,只记得自己叫蚩混,来自一个叫做封魔大陆的地方,和现在的这个世界不是一个时空,自己一直在找关于封魔大陆的资料,却一点进展也没有,只是在阴差阳错之下知道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叫做时间的尽头,据说那里有一个老者,可以让你去到任何的时空,而去时间的尽头的方法就是用大量纯正的圣血做牵引,打开时空之门,眼下马上就要成功了,绝对不能功亏一篑。蚩混明白自己绝对打不过对面的这两个人,只能在他们还没有准备好之前完成这一切。

  蚩混大吼一声,却是在声音之中打入了十成的功力,就算伤不了他们,也能让他们失神一段时间,果然,蒙面人和王皓都被这一声怒吼震慑住了,蚩混等的就这个,黑色匕首快速向王小荔动脉之上划去,顿时,鲜血大股大股的从王小荔动脉之上流出,按理说,血族之人受伤不会流那么多血,但王小荔身上流的是纯正的圣血,圣血一旦流出就很难止住。在昏迷状态中的王小荔也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一道红光一道白光在这时也斩在了蚩混身上,顿时蚩混就吐出一口鲜血,不过他却是部十分关心自己的伤势,紧紧盯着王小荔身上流下的鲜血,在地上的凹槽中慢慢的流淌,仿佛有了活力,不远处的石壁上慢慢地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血涡,“哈哈,时空之门开了。”蚩混忘乎所以的笑道。

  “时空之门开了又怎样,只要杀了你,你就永远也进不去了。”蒙面人一点也没被出现的一切所震惊,而是直接不知从哪拿出一把白色的光剑向蚩混斩去。而这时,王皓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见自己女儿的惨象,一声怒吼,红色光斩也向蚩混斩去。

  蚩混想躲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被人禁锢住了,这,这是怎么回事。看着第二次斩来的,红白两道光斩,蚩混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这在蚩混想办法的时候,一个声音传入落入他的耳朵:“不用白费力气了,我的力量不是现在的你能抗衡的。”蚩混惊讶的抬头,这是那个蒙面人的声音,他的力量居然这么强大。不过蚩混却没有那种要死了的觉悟,“哈哈,不错,你的力量确实不是我现在能抗衡的,不过你还不知道吧,我可是不死之身,哈哈。自爆吧,我的躯体。”

  什么,不死之躯?自爆,不好。蒙面人赶紧舍弃了杀向蚩混,而是向孙剑的地方飞去。

  轰.....一阵轰鸣声响起,奇怪的是,虽然山洞中发生了这样的的轰鸣,在山洞外却一点一听不见,甚至整座山一点也没有要被轰碎的摸样,一阵硝烟淡去,就在几人刚才在的地方,蒙面人看着曾经出现过血涡的石壁,嘴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