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瓜专访丨17K失落叶:创作不能患得患失,新书《斩月》...

  • 时间:
  • 浏览:7
  • 来源:跟我学网络

失落叶:《天行》的创作,是在我完成了两部玄幻小说之后才开始的,怎么说呢,就像是在外面遛了一圈的浪子忽然又重回老本行一样,对我而言,《天行》的一切其实都是熟悉的,可能真的有“本命”这种东西,唯有游戏小说我写得得心应手,在什么时候该写什么情节,在什么时候需要修正什么,几乎像是天生就知道一样,根本就没有去考虑套路、爽感之类的要素,只是想这么写,就这么写下来了。

至于心路历程,最大的感触应该就是网文的内容迭代其实真的很快,几年前吃香的路子现在未必就是好用的。

橙瓜:作为“月恒四部曲”的最新一部作品,很多人对《天行》寄予厚望,您个人满意《天行》取得的成绩吗?《天行》在创作上是否有什么遗憾呢?

失落叶:《天行》的成绩确实让我有些意外,或许是因为大家对“十年月恒系列”有情怀有感情,又或许是因为我的叙事手法真的提升了,这本书的订阅成绩比之前的三部都要好,对我个人而言其实还是比较满意《天行》的成绩的,只是我也知道,本来我可以做得更好,可惜没有做到。

至于说遗憾,这本书带来的最大遗憾莫过于感情戏。我没有写好丁牧宸和唐韵两个人的感情戏,我没有敢去面对丁牧宸和苏希然的感情戏,我就像是一个走在走过很多次的路上的旅者,自以为是地认为就这么走过去就可以了,但走到一半却发现:我去,前方修路了!

这或许是这本书最大的缺憾,不过还好,下本书可以尝试新的感情戏了。

橙瓜:很多读者对于《天行》的完结感到意犹未尽,特别对于世界第一刺客扶苏的结局表示意难平,对这些想法您是怎么看待的?

失落叶:嗯,确实有许多读者这样反应,我个人的理解是,其实这本书写到一半之后,虽然是第一人称的视角,但丁牧宸已经不再是唯一的主角了,山有扶苏和隰有荷华的故事我在第一章就埋下了伏笔。

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写的这段感情其实触动的不仅仅是读者,也一样在触动着我,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心态越发的成熟,到了三十多岁,谁还敢说自己相信爱情?

爱情是上天赐予人类最珍贵的礼物之一,我个人是这么认为的,而山有扶苏的情节,看似缺憾,但却是一种圆满与升华,如果这辈子没有为一个人拼过命,那总感觉缺少了什么。

橙瓜:您曾经写过这样一段话:“听着回梦游仙码字,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从前,那个属于林凡的时代,那个属于书生的年代,那个属于陆尘的时代,而我现在正在书写丁队的时代,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特有的光泽,就像是镜像下的四个人一样,各不相同,但却又殊途同归。”同为“月恒”系列中的主角,为什么说他们是镜像下的四个人呢?林凡、书生、陆尘、丁队的相似之处和不同之处是什么?为什么说他们是“殊途同归”呢?

失落叶:这四个主角是我在不同的年龄段写的,所以也代表着我在不同年龄段的三观与认知。

林凡是我第一本游戏小说的主角,那个时候的我青涩得很,所以这本书不免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思。

而书生则是《网游之纵横天下》的主角,这本书是我的第二本游戏小说,就像是他的ID“轻狂书生”一样,这本书的情节大开大合,是将爽文进行到底的节奏,书生无所畏惧,为了心爱的人,可以与全世界为敌,他就是这么一个人。